2018年6月30日7月1日,讲师王维宝应邀到上海授课。

王老师的授课主题是:新时代党务工作与管理融合暨核心业务素养提升。
来自全国各地的从事党务工作的30多名客户参加了这次培训
王老师为本次培训设计了许多思考互动题。客户课堂踊跃发言的现象,体现了党务工作者日常高超的素养与品质。
因培训地点设在上海杨浦区,该区百年高校云集。课间王老师见缝插针式地游览了部分高校。
复旦大学当年是王老师他孩子的“梦中情人”,只因几分的差距与这所著名高校失之交臂。今日,王老师游览这所百年高校,百感交集。
 
讲师王维宝上海培训感言:
2018年7月1日,讲师王维宝结束了上海的培训后,当晚到浦东机场乘机返青。在候机大厅待机时,邻座一位操着东北腔调的中年男子在大声和同伴“吹大牛”。第二天,王老师坐在自己办公室,把在浦东机场见到的“吹大牛”现象用“微小说”的形式,做了一次犀利地评判与鞭打。
下附这篇名为“姚发利”的“微小说”——
 
姚发利
窗外,大风阵阵,东南风嗖,嗖,嗖地狂嚎,刮得行人一趄一趄的。
姚经理的办公室却是春意融融,湿润,清新,空调机吹出了一种带有芳香气味的风。此时,姚经理不知又与谁聊上了:“我这姚吗,是一个女字带着好兆头的兆字;发和利吗,我不说你也知道,以后,你就甭叫姚经理,叫发利就行!”
姚发利对人总喜欢自诩为粗人,“粗不粗呢?我的女人知道。”弄得人家很难为情,只好客气地加以纠正:“不,不,您只是实在了点儿”。
姚发利家父早逝,自小吃了不少苦。改革开放后到城里做生意才发了财,原先的瘪肚子近几年噌噌噌带着响儿发了几圈,往日的邋遢像早日全无,现今已是“大发利外贸公司”的老总,财大气粗,仅自己的另一半,就换了三次。
眼下时兴吉祥数字,凡事要与“8(发)”结缘。姚发利不仅为自己名字中的“发”而得意,还凡事都要与“8”凑堆儿,公司开业的日子是“8”,小姨子结婚的红礼包里装的是168888元,应和着一路(陆)发发发发,小姨子接过这吉祥而厚重的礼包,对这位姐夫敬佩有加。
姚发利一路发财,美誉飘香,可偏偏他曾有过的那三个另一半都为他的粗俗而不安,也都为这一点而相继离开了他。你听,姚发利又在小姨字的婚礼上对着“连襟”开始了他的“姚氏演说”了——
“我的小肥皂神不知鬼不觉地被你捞去了,你要是对她不好,她变成泡泡飘到我家可就不怪我了……”姚发利涨着红脸,喷着酒气,语无伦次,在念叨着。引得了一阵廉价的“喝彩”声。
晚上,姚发利去岳母家,他别出心裁甩手买了8个大梨。因为岳母常犯咳嗽病,吃梨最宜。岳母吃梨时要分一半给孙子,姚发利在旁示意:“不可分梨(利)!”岳母会意,为了图个吉利,硬着头皮吃下了整个梨。
姚发利奔波了一天,他累了,刚躺到了床上,小舅子来电话发火了:“我妈上医院了,急性肠炎,都是你让她吃那么多梨惹得祸……”
姚发利听罢,两眼发直,嘴巴本能地又:“吧(8),吧(8)”地嗫嚅着,一时回不过神来……
 
后记
生活中,类似姚发利的现象并不鲜见,在举国上下宣贯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”的日子里,我们从姚发利的言行中,该悟到一些什么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