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10月30日,讲师王维宝应邀为山东高唐县直机关优秀党务干部授课。

来自高唐县直机关的70多名优秀党务工作者济济一堂,听取了王老师的报告。

王老师为本次培训设计了若干课堂互动题。
 
讲师王维宝山东高唐授课感言:
“反腐倡廉”是党课中的必备内容,也是讲师们自知最难讲的模块之一。为何难讲?大概的原因想必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2018年10月30日,王维宝老师在高唐的党课中,一位来自基层的党务工作者课下递给王老师两张小纸条中的内容,让王老师有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这两张纸条中的内容分别是——
治理腐败的唯一出路就是司法独立、政府放权。消除腐败前提,剥夺政府对市场干预的权利,官员手中的权力没了含金量,想腐败也腐败不成。在发达市场经济的国家,经商办企业与政府一点关系也没有,到美欧日本,做个生意要找政府,人家一定以为你是神经病。所以司法独立是发展市场经济的必要条件。法律不但管市场,还要管政府,腐败就没了土壤。不仅司法要独立,政府也要转变职能,服务而不是审批。
司法独立,司法本身也需要监管。中国最大的问题是新闻媒体舆论不自由,不能监管政府和腐败官员,相反他们只能为其歌功颂德。多少腐败官员在案发前,媒体正面报导遮人耳目,领导参加会议,拟好新闻稿,通知媒体宣传;领导搞次调研,乘一次公交车,骑一次自行车,探访一次困难群众等等,都一路追踪报导。其实在早就发现有些领导有搞腐败的迹象,当下的舆论谁敢监管?谁敢发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