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924日,讲师王维宝应邀为浙江省长兴县的青年企业家授课。

浙江省长兴县的50多名青年企业家参加了本次培训。

50多名参会者都是经过业绩考核后选拔出来的优秀企业家。

王维宝老师为本次培训设计了若干课堂互动题。

踊跃发言的现象为本次培训增添了斑斓的色彩,课堂氛围异常热烈。

 

讲师王维宝浙江长兴县培训感言——

王维宝老师分析眼下中国民营企业矛盾交集凸现

根源之一经营者缺的是“一分为三”的哲学思路

“王老师,不怕你笑话,从表面上看我这个八百多人的大老板很风光,要名不缺,要利也不缺,但实际上我的内心一直很焦虑,譬如说上个周一位我苦心培养了六年的中层干部,到我办公室只说了句‘我下个月合同到期了,我不续签了’,第二天就不来上班了……上个月招的三十多人的青工,有的只干了三四天工作,连个招呼都不打,也不来了……哎,王老师,真的世道变了,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难伺候啊……”?!

这是2019924日,王维宝老师在浙江长兴县讲学的晚上,来自河南的老客户——某集团的许总在电话中与王老师沟通的一段话。

其实,眼下这种现象,不仅仅是许总一个人的烦恼,在中国的各地比比皆是。这种现象,从另一个侧面,体现的恰恰是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发展。

为什么这样说呢?看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高与低,最重要的一条是看这个社会国民自由度的高与低。像40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,一个人进了一家企业从年轻干到退休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

根据王维宝老师近几年在培训行业所接触的案例来看,一个企业的竞争,最终是人才的竞争。一个企业老板如何能留得住企业各岗位的精英人物,老板的经营思路很重要,其中“一分为三”的哲学思路显得犹为重要。

何谓“一分为三”?本站中201111月 发表的“王维宝老师例说‘一分为三’”已有论述。王维宝老师今天要论述的是“一分为三”一个版本的观点——经营企业的思路是一个整体的,用哲学的观点说是“一个三”,如果你顾此失彼,必然要出现失衡现象。

现实中,很多企业老总在用人上有“过度使用”的倾向,如,文前说的许总抱怨的那个中层干部离开的原因:一天,这家企业收到了北京一家培训机构2019年与清华大学合办了一个企业中高层干部管理技能提升培训班,培训方式是每月三天,利用两天的休息日,只占用一天的工作时间,这位干部自知自己迫切需要有一个提升的机会,于是,向许总申请,要求参加这个培训班,许总以工作离不开为由拒绝了这位中层干部的申请,引起了这位干部心情的不爽,以此为导火索,导致了这位中层干部跳槽离职的结果。

审视这件事,其实那位干部的要求不高,全年12次培训,仅能占用工作时间12天。再说了,那位干部如果通过培训提升了管理技能,受益的还不是企业吗?从这一点上看,这位许总只追求的“工作”这一个“点”,而忽略了其他的两个点——“政治”与“心灵”,请看下面的案例。

1871年的时候,德国那个铁血宰相俾斯麦就说过一句话:“中日两国,一个天朝大国、一个岛国,未来30年如有竞争或者战争,必是小胜大输。人家问他理由,他说中国人到我们欧洲来谈生意,买枪炮、买战舰,买完拉倒就走;而日本人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翻译他们的典籍、学他们的典章制度。光是买这样的看得见的、摸得着所谓有价值的东西,这样的国家能不败吗?”

后来甲午战争果然中国失败了。我国启动现代化比日本早,100多年却总是半途而废,为什么?纵观中国的近代史,我们从来没有能同时关注经济、政治和心灵的同步崛起,我们一次又一次地重复了这样的过程:从一味重视器物层面的发展、经济发展开始,直到经济发展无法继续了,才被迫把目光投到政治制度的革新上;等到制度革新走到山穷水尽了,又被迫把主要精力放到思想文化的更新上。

但是,生活总是整体的,真理也是整体的。在日本,经济、政治、心灵的崛起是同时展开的一个过程,它在追求经济发展的同时,今天所说的GDP成长的同时,也在追求政治制度上脱亚入欧,以及思想文化上的脱亚入欧,它是一个同时进行的均衡推进的过程。我们恰恰好几回都是只片面追求一个目标,到最后与实现这个目标息息相关的其他东西必然停摆。

……

眼下的中国,企业如此,整个社会的发展同样的如此!值得各层次的管理者深思!